現今香港絕大部分都不能夠隨意在山頭下葬先人,那怕陰宅風水的需求再強大,當中可以供應的葬地匱乏,就算願意付出龐大金額,也無法購入心儀的吉地作先人之墓,所以在香港的陰宅風水市場相應地較少,使部分擅長尋龍點穴定針的地師在中國內地開發業務,筆者早陣子受聘到中山小欖為福主的祖墳改革定針,完成工作後,當地一些風水愛好者為筆者引路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山地,令筆者大開眼界,且無比激動。

地點位於小欖的大欖岡,山岡是一座玉山,起伏有序,自帶倉庫,亦結筆架貴峰,方圓十里都是平原,有水神舉抱,使八風頓息,算是一塊中上品的大地,平洋一突勝千峰也,乾隆年間的洪熙官也是葬在此地,但本文暫不介紹洪墓,而介紹的是大明嘉靖年間赫赫有名的廣東第一地理先生 – 李公默齋墓。

李默齋為香山小欖人,即現今的中山小欖,世為望族,生平博覽群書,遍遊名嶽,點穴無數,著有《地理闢徑集》,其「縮」、「動」、「平」、「欄」四訣對後世影響深遠,為後學必須研修的經典。根據陳威爾先生的《破迷堪輿學.1998年11月初版》,李公默齋之墓葬在新會的鶴山,呼曰「縮頭龜」,但因當地政府在該處發展,大破四周巒頭局。

一代明師之墓落得如此田地實在令人難過,聽聞近十年又因一系列的植林工程,迫使其後人遷墳,至於遷至何地,本來筆者一概不知,幸得仙人引路,經過一山坡,至大欖岡的舉人地,發現了遷墳後的默齋墓。

原來李公的孫裔在二零一零庚寅年遷墳到此地,所謂「登穴看明堂」,便知李公之「縮」訣有在此應用。如今的大欖岡是一塊公墓地,過十萬個山墳葬於此地,當時要覓地遷葬本該是難事,但見其後人放棄正穴位,縮後至近頂,以求近案,可見其後人不拘泥於龍真穴的,退求近案盡滿。

在現代公墓理論中,不拘泥傳統的巒頭法尤其重要,因為大多數公墓的先天地理不佳,很多時點公墓穴時必須放棄某些原則,就如李公的新墓般。除了一些基本原則(比如山水之零正)要緊守之外,隨機應變地立穴局就是當今地師要做的事,例如可以以涼亭之尖作後尖,又例如可以食逆山,更可以低樓作案,高樓作朝等等。總之,風水之秘就在於「氣行於地,形麗於天,因形察氣,以立人紀」,重點就是隨機應變,巒頭不足時,以理氣補足,例如在一卦純清的日子,立一當旺之向補龍扶山,亦可成就富貴。

有研究過李默齋的朋友都會知道,他常言「寧與人家尋千墳,不與人家立一向」,關於他的理氣法,眾說紛紜,如非向其後人或徒孫求證,很難會清楚明白,與其猜猜想想,倒不如覆線求證。筆者舉盤一探,只見內碑坐東向西,乙山辛向,卦立父母咸卦初爻,坐父向父也。轉身而立,羅經一指,每個近案之峰皆是父母卦,單論案山,確有純清之妙,明顯是悉心裁剪過才立穴定針,再以舊墳的午山子向父母坤卦上爻作對照,不難嗅出玄空大卦的味道,若非大卦也不遠矣。

李雲步